儿女成双福满堂

番外十四 小儿女1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红粟 书名:儿女成双福满堂

?    回到了京城王府,回到了娘亲身边,恍似再多的忧烦都能抛开去,满儿仍旧是活泼欢乐的小丫头,有爹爹娘亲疼着,有哥哥、成哥哥、表哥宠着,还有三个机灵活泼的弟弟欺负着,一个软软香香的小妹妹稀罕着,哎哟,这小日子舒服地嘞!

    不过,终究是年余未归,有些人是必须上拜望的,比如梁国公府,比如汤家老先生,比如长乐公主和常佳仪,比如已经调入京城任吏部左侍郎的徐长文徐先生府上……

    到家第二日,满儿就招呼梅子和水寒,把自己带回来的箱子打开,又去撒娇拉了邱晨过来,母女俩坐在榻上,让丫头子们将带回来的土仪一样一样摆布在眼前,斟酌着,商议着,一样一样分成几份,又跟娘亲借了林嬷嬷来,跟自己身边的魏嬷嬷一起,带了水寒和梅子,将这些特产土仪往各府上一一送去。

    邱晨最初只含笑含着女儿折腾,偶尔看见一些小玩意儿也要过来,拿在手里把玩一回,见满儿协调分派井井有条,颇有大家风范,心中欣慰之余,难免也有些微的心酸。女儿长大了,可女儿这个年纪就这般干练周全,也有她这个做母亲的责任,是她做的不够周全。

    见阿满分派完毕,邱晨笑着插言:“这么些个门子,就她们几个怎么能够……喏,索性就再借给你几个人,让承影含光来,带你这边的两个小丫头,嗯,就去徐先生和汤老先生几家吧?!?br />
    徐长文刚刚调任吏部左侍郎不久,算是新贵;汤老先生虽然是三朝老臣,却是文臣清流一系,让承影含光去倒是合宜;反而是讲究多规矩大的勋贵府邸,诸如梁国公、诸如长公主府等等,则需年长嬷嬷诸如林氏、魏氏更为妥帖。

    邱晨一提,满儿就明白了,笑着揽了邱晨的胳膊,依在邱晨肩头,撒娇道:“还是娘亲思量的周全?!?br />
    邱晨有些嫌弃地推推她的额头,满儿不但没推开,反而更巴上来,抱紧了邱晨的胳膊,大有贴上揭不开的架势。

    “你就给我灌米汤吧!”

    “嘻嘻,我哪儿敢啊……”满儿笑嘻嘻地叫屈,巴着邱晨的胳膊道,“娘,我之前给你捎回来的大米您觉得怎样?原来女儿还不敢想,那冰天雪地里真能种出大米来……没想到,竟真的成了,米质还那么好,我师傅都说,比什么万年贡米强得多了?!?br />
    满儿说的是奴儿干试种的大米,那里乃是极北苦寒之地,一年有一半时间被冰雪覆盖,春秋夏三季不足六个月……之前,那边的人都以渔牧狩猎为生,没有人想到还能种植粮食,特别是习惯认为南方作物的水稻。邱晨提了一下,满儿也不敢相信,因着对娘亲的信赖,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在自家买下的牧场里开了二十亩水田,引水灌溉,育苗插秧……并且,建了一座玻璃暖棚,用来育秧。这样,就缩短了露天种植的时间……没想到的是,真的让她种出来了,而且,稻米的品质极高,粒粒饱满晶莹,呈琉璃样光泽,蒸出来的米饭喷香劲道,香气浓郁,就连满儿这吃惯了好东西的,也一下子吃了三碗,真正不用吃菜就能香甜的好米!

    邱晨并不奇怪,现代东北大米都成了优质大米的代名词了。而且,现代人都知道,生长周期影响了粮食的品质,同样品种的稻米,生长周期短的三季稻,自然没有生长周期长的一季稻品质高,现代实验研究证明,所含的营养成分也确实有差距。

    拍拍满儿的小手,邱晨淡淡笑道:“看把你高兴地……那米确实好,你爹爹那吃啥都没意见的也难得的夸了句,更别说昀儿敞儿几个小的了,从你送了那些米回来,其他的米再吃不下去了,连往年一贯吃的碧粳米也被他们嫌弃了?!?br />
    碧粳米可是贡米,一年统共那么点儿产量,宫里贵人们日日用的主要就是这种米。也就靖北王府这样的人家,门第显贵又家底殷实的,才能终年吃着。其他的哪怕是正经宗室,只怕也只能紧着几个要紧的人用。

    邱晨这么一句,把满儿夸得美滋滋的,小脸儿往娘亲胳膊上蹭了蹭,又笑着道:“娘亲,你啥时候也去北边儿看看,咱们的庄子、山林,还有三山浦的码头渔场,还有咱们养的东珠……还有那冰天雪地,粉雕玉砌……虽然冷,可是真的很美……”

    听着小丫头叽叽咕咕地描述着北国风光,邱晨微微眯了眼睛,有些晃神。满儿说的那些,她都见过,满儿没见过的她也见过,曾经,她也曾在东北林区一住经年,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也曾乘飞机跨域西伯利亚冰原,临近北极圈,看北极熊在湖水中捕鱼;还曾到过遥远的俄国首都,品尝俄罗斯风情的美食美酒,看金发碧眼的美女帅哥……

    “……娘,我们今年新开荒地三十顷,明年,咱们能开荒至少一百顷……到时候,北国荒原就能变成北国粮仓,天下将再无饥馑,百姓将再不愁温饱……唔,娘,为何打满儿?”

    满儿正大发豪情,却不想被邱晨一巴掌拍醒,委屈地捂着额头询问。

    邱晨替她揉揉额头,一边笑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天下,谈什么百姓,那可不是咱们该操心的?!?br />
    顿了顿,邱晨又道:“你想没想过,为何那边的土地肥沃?稻米质地奇好?”

    满儿被刚刚邱晨之前那句话说的有些茫然,不知道最是心怀悲悯的母亲怎地突然变了性子,但一听邱晨这么问,连忙回答:“因这那田土肥沃,水也好……”

    邱晨微微一笑,也不做评判,道:“既然,你也说了,是土好水好,才产得出那等好米??赡阆牍挥?,那里的土为何那般肥沃?……那里千千万万年都没人耕作,没人收获,春生秋亡,年复一年,草木萎了枯了,又化成了泥土,肥沃了土壤、滋养了大地,又加之人口稀少,山林纯净自然,水质自然干净清澈……若是,真的大面积开垦了,树木自然稀少,时日久了,好水好土也会不再!”

    满儿恍然,若有所悟道:“如此……难道不开荒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邱晨仍旧微笑道:“也不至于因噎废食,荒要开,却要限制数量,几百顷就算了,开个百十顷还是无妨的。当然,你要叮嘱那管事之人,莫在一处开荒太多,寻地势平坦整齐,水源便利之处开荒,周边大可以种植树木涵养水土,有些树木收益虽慢,却真正是利在后辈的?!?br />
    满儿释了惑,开心地点头道:“如此最好,我就说,还是娘亲思虑周全!”

    母女俩一片闲话揭过去,转而谈起了辽地的人参,从几年前,邱晨就委托廖文清在辽地买了大片山林,在林下自然环境中种植人参,让其自然生长。如今最早的一批已经足有五年了,若是不求太高,也能出一批了。

    就如邱晨所料,自然条件下的人参生长缓慢,哪怕是人工种植,成活率也不高,而且,远不如大田种植的园参长的粗大。倒是满儿很满意了,兴高采烈地说,五年的林下参,就能及得上七八年的野生老参了。

    邱晨笑笑,也没打击小丫头的信心。那林下参虽说天然生长,毕竟先天有亏,生长的或许稍快一些,但药力却不及野参。不过,相较近乎胡萝卜的园参来说,林下参也是好的了。

    说说笑笑的过了一上午,刚刚启蒙的敞儿、亮儿和九儿都赶了回来,三个小团子对美美的大姐都喜欢的紧,连平日里最爱的娘亲也暂时顾不上了,一个个挤到满儿跟前问这问那的。

    见孩子们这般,邱晨干脆起身去了趟大厨房。

    满儿年余未归,好不容易回来,她这做娘亲的自然是疼的很,恨不能把好吃好穿都拿出来。这会儿,就亲自去厨房看看菜色,还亲自指点着做了一道鸡豆花。这东西也算是邱晨的经典菜色了,当初,日子刚刚好过些,她就是用这个又好吃又好消化又营养的菜色,给孩子们补充营养的?;故乔仫Q耸北乇傅挠偷阒?。因味道清淡鲜香,日日吃也不会腻。

    想想当年,邱晨只余满心温暖。那时,日子还苦,她日日操持家务作坊,忙得很,也累的很,却忙得劲头十足,累的心甘情愿。

    这一日,秦铮上衙,福儿、昀儿上学,就是三个小团子,也只是晌午回了一趟,吃罢午饭,再不情愿也得继续上学堂去了。满儿就一个人腻着娘亲,说话、做事,小睡……真真是仿佛回到了孩提时分。

    第二日,四姑姑宜衡带着孩子们过来了。

    这些年宜衡夫妻恩爱,连着生了和箴、和恬兄弟俩之后,又生了一男两女,如今,宜衡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了。最小的女儿和婷刚刚百日,没能带过来,这次带来的就是长女和怡和三子和鸣。和娉六岁,和鸣三岁。

    满儿跟着邱晨刚刚将宜衡母女们迎进来,一杯茶还没喝完,外头通报,三少奶奶赵玉真也来了。

    宜衡先笑起来:“昨儿刚刚送了信儿给她,没想到她倒是来得快!”

    赵玉真嫁给了梁国公府三少爷秦遥。秦??剂死舨窟涡±?,最初只是在通州一座官仓中任不入流的仓吏,引着沉稳干练,已经连升了几级,如今已经调任宛平县令,虽说仍旧只是七品,却已经是正经官员,一县父母了。又加之秦遥虽然未能科考出仕,却也是正经读过书的,品性也温厚,待她极好,也没纳妾,赵玉真如今也算是极满意了。

    说笑着,赵玉真已经带了两个小团子进了门,又是一番问候行礼寒暄热闹。

    大大小小五个孩子,加上丫头婆子挤了一屋子,邱晨干脆带人去了后园子比较敞亮凉快的碧波轩。因临着水,让丫头婆子们带了孩子们去钓鱼捞虾摘荷叶,却叮嘱再三看好孩子,又打发了可靠的婆子丫头跟着,这才安安心心地坐着说话。

    阿满年纪大些,跟那几个奶娃娃玩不到一起,最初还坐在邱晨身边听话呢,可没多大会儿,宜衡就笑着道:“满儿替我去看看和娉些,那丫头淘的很,怕是丫头婆子降服布料她!”

    这话明显是支开她,满儿心下不愿,却也没法反驳,可怜巴巴地看看自家娘亲,邱晨也含笑看着她不肯言语,满儿知道推脱不掉,只好不情不愿地起身,往水边儿寻那几个小娃娃去了。

    满儿一走,宜衡四下里一睃,屋子里伺候的小丫头婆子俱都垂手退了出去,每人只留了一个心腹丫头伺候着,却也退到敞轩的后门口候着,隔得远,小声说话已经听不到了。

    屏退了众人,宜衡才含笑开口:“……大嫂让我打听的人,我打听来了。其中有三家我觉得还行,我说来,大嫂斟酌斟酌。第一就是户部右侍郎温同书家的长公子温予晟,今年十七岁,年前过了乡试,据说文采极好的,人我也见过,生的人才也极好,人前的言行举止也是好的。温家是正经的书香门第,子弟们都是科考出身,风评是极好的。另外,温家乃江南大族,家底殷实?;褂刑豕婢?,凡温家子弟三十无子方可纳一妾延嗣。温家祖宅在江南,温同书一人携家眷在京为官,夫人赵氏也是个和善温厚的性子,家里人口也简单,没什么烦心事……”

    邱晨听得连连点头,终还是沉吟道:“那孩子听着倒是个好的,就是长子……怕是要过了门当家理事……”

    宜衡微愕着,回头看了赵玉真一眼,笑道:“大嫂也顾虑的过了。满儿丫头是个伶俐的,十来岁上就帮着你理事,处处周全的很,哪里就怕这个了。再说,温家哪怕殷实,也毕竟算的不大户,人口又简单,那个家也好当?!?br />
    邱晨笑着点点头,又道:“你再说说另外两家?!?br />
    宜衡于是又将她打听来的两家情形说了说。

    一个是工部尚书褚玉章的次子褚明祥,人才学问出众,十八岁,十四岁上就考取了举子,上一届会试,却染了风寒未能参试,错过了一届。褚家是百年大族,曾祖乃太祖老臣,后几代相传一直兴盛未衰。褚明祥还有个哥哥,当年京城四才子之一,如今已经入了翰林院侍讲,颇得圣眷,前途无限的。褚明祥又这般出众,褚家兴盛最少也还有几十年。而且,褚家家风也还不错,子弟管束严格,严谨赌嫖之事,褚玉章也只有一个妾室,没有庶出子女。

    另一个是文渊阁大学士文继明的长孙文翰卿,这位年岁稍小,只有十六岁,却也是个出色的,也已经考过了举子试。文家是大族不必说,文继明位列宰辅,与靖北王府最是门当户对。但也有个弊端,文家子弟虽说管束也严,却主开枝散叶,几乎每个文家子弟,都会有三两个妾室,庶出子女也不少,一大家子,足有四五十口子住在一起……人事上难免繁杂了些。

    文家虽说门第最高,却被邱晨第一时间就否定了。

    只把褚明祥和温予晟两人记下,准备打发人再去细细查访了,确定这两人的品行性情,还有家中诸般人物性格、关系种种……诸般条件筛选确定了,邱晨打算再寻个合适的机缘,让满儿见见那几个人。毕竟,以后是满儿嫁过去过一辈子,条件是必须的,也还得要两个人看着顺眼,生出情分来才行。

    宜衡和赵玉真在靖北王府盘桓了一日,傍晚时分方才告辞。

    转天,常佳仪又来了。茗薇抱着小团子也赶了过来……

    又有无数人发了帖子过来,邀请邱晨母女过府,或游园或赏荷或赏兰……还有那过寿的、洗三、抓周诸般事务,邱晨大部分都命人送了表礼过去,并不出面,倒是有几张没法子推托,也恰好满儿回来,需要去露露面,给她一些结实朋友的机会。邱晨斟酌着,挑了几个帖子交给满儿,让她挑着喜欢的,母女俩再一起出门。

    满儿之前是厌烦这些迎来送往的,但随着年岁渐长,也渐渐了解了些人情世故,知道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更何况,当初她也算在京里长大,对这些也不算陌生,倒也应酬得轻松。于是,很随意地让邱晨拿主意,她则笑嘻嘻地替邱晨开了柜子,拿衣裳首饰搭配去了。

    满儿自小生的漂亮,特别是一双眼睛,生的极好,水汪汪黑亮亮的,仿佛会说话一般。随着年龄长大,圆滚滚矮墩墩的小身子也抽条儿般蹿高了,如今已经跟邱晨相仿,却比一直偏瘦的邱晨圆润了些,却并不胖,修长提拔,身量苗条;因出门较多,皮肤不那么苍白,却透着满满的健康的光泽,不用擦胭脂,就自然白皙红润;唇形似菱角儿,嘴角微微上翘着,嘴唇不涂口脂就自然红润饱满;衬着黑亮亮的眼,弯弯的眉毛,还有黑鸦鸦亮泽的浓密黑发,不说绝世倾国,却也能够倾城美人了。

    这样的女儿,邱晨觉着是怎么看怎么好看,私心里恨不能长久地留在身边??梢仓?,这份私心也就是暗暗想一想,终究是要不得的。满儿大了,要有自己的人生和幸?!?br />
    这时候,邱晨怎么都觉得很无奈,很怅然,这大概就是幼鸟离巢时,父母们都不可避免的感受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森林舞会游戏机下载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逍遥村长缱绻权情飞越三十年从前有个唐长老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我的神兽犬大人最佳炒作女王捡漏王纯真九二诸天奴隶商城重生到2009

如果您喜欢,请把《儿女成双福满堂番外十四 小儿女12》,方便以后阅读儿女成双福满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儿女成双福满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